发表时间:2017-07-08 来源:雷锋网
0
字体大小: 返回列表

周路明:源头创新方式需要改变,未来会关注人工智能

今天(7月6日)上午,“中国源头创新百人论坛2017”在深圳市丽思卡尔顿酒店召开。


源头创新百人会于2015年7月启动,为响应国家创新驱动发展的战略而成立的一个非政府组织,这个平台的主要使命是推动交流对话,为国内的“创新”整合国际创新资源、链接行业创新需求、构建产业创新生态、开展决策咨询、提供科技评价。


人工智能领域,处处都彰显着「创新」的姿态,在这个创新的领域,官产学研资等多方面都在紧密地关注着。


中国源头创新百人会秘书长、深圳市太空科技南方研究院院长、原深圳市科协主席周路明曾在两年前,参与发起了「中国源头创新百人会」,为的是连接中国的创新力量。在此前,周路明在各种场合提到过相关源头创新的概念,而在人工智能这个极具创新的领域,这个概念同样十分重要,那么源头创新到底是什么?国内外有何不同?我们需要做什么呢?

图‖原深圳市科协主席、深圳市太空科技南方研究院院长周路明先生发表演讲


源头创新国内外差别


提到源头创新,有两种意义上的概念:


一种是纯基础研究的工作,它是在科研范畴内围绕科学发现开展的学术活动。对于这部分工作,国内外的组织方式基本相同,以大学、科研机构为主体,按照科研活动的规律进行组织和管理。


另一种是经济学意义上的源头创新,它以产业化为目标组织创新活动,最终的目的是发展经济,提升国家竞争力。

周路明表示:而在经济学意义上、围绕驱动产业发展的源头创新,发达国家和中国在组织方式上存在重大差别,并因此导致了完全不同的结果。


在发达国家,源头创新的组织重心放在市场主体,按照经济规律和市场法则进行管理,其资源配置、政策法律规范都围绕这个重心开展,其他科研组织都是市场主体的配角,从而保证了源头创新目标的顺利达成和投入产出的高效率。

在中国,由于源头创新工作是在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的过程中起步和发展的,在市场主体还没有形成的情况下,源头创新的主体只能选择大学和科研机构并由此延续下来。在市场主体逐步发展起来之后,企业也被纳入作为源头创新的主体,于是中国的源头创新形成了两类不同性质的主体。


为了解决创新活动在不同的主体之间的转换,我们设计了一套成果转化的机制:国家把大部分的资金投入到国有的大学和科研机构,然后通过一系列复杂的政策设计,推动成果向企业转移,最终达到产业发展的目的。


但是传统的源头创新组织方式是把重心落在非经济组织上,所以导致了一系列的问题,比如评价体系偏学术忽略市场本质、两种不同性质创新主体在联接上存在着国有资产陷阱等等,导致源头创新发展缓慢。

所以,传统源头创新的模式需要改变。


转变和重组创新模式

周路明表示,深圳在近年的实践为源头创新的组织方式提供了新的选择。他们的基本做法是,把源头创新的组织重心放到经济组织,通过组建民办科研机构承接源头创新的上游创新活动,通过市场规则实现创新主体与产业和资本的无缝连接,形成符合经济规律和市场法则的源头创新体系,一举突破了原有组织方式的困境,实现了创新的高效率。

民办科研机构的崛起为国家源头创新组织模式提供了全新的视角:


第一,社会力量兴办的公益性科研组织规避了行政对科研的干预,科学家团队按照科技规律、经济规律和市场规则自由创新,民办科研机构更多的表现为经济系统内创新组织的特征,而不是行政系统内的科研组织,它们与产业和金融资本的结合变成了无缝联接,原来困扰人们的所谓两张皮问题被完全化解。民办科研机构最基本的生存动力在于把东西做出来并获得市场的承认,不会出现论文导向、急功近利的现象。


第二,官助民办的方式既发挥了中国政府组织动员能力的长处,又避免了原来科研事业单位管得太死的毛病。由于组织重心从行政事业单位转向了经济系统的民办创新机构,投入产出的效率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周路明说,百人会的目的,就是想要参与改变这些老旧的东西,形成新的创新方式,通过百人会,来整合国际创新资源,链接行业创新需求,构建产业创新生态,开展决策咨询,提供科技评价等。所以官产学研资都有代表在里面,会在行业里有吸纳影响力的人,参与百人会的做这些公益的事情。把多方的力量聚集起来,共同做好创新这件事。

创新的概念太宽泛,今年百人会会聚焦到人工智能这个领域,今后也会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