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时间:2015-09-18 来源:汪建
字体大小: 返回列表

汪建:源头创新是人的根本需求

我对自己有一个评价,就是“贪生怕死”——我希望能够健康长寿地活到100岁或更长。人们对衣食住行和财富积累的需求会有过剩,但是人们对健康、长寿的需求永远不会有过剩。另外,我们国家的出生缺陷始终是5%。对于生死的问题,我们能做点什么?

华大基因的创办,实际上是为了满足人们对于健康和长寿的需求——生老病死能不能被自己掌控。在我们的衣食住行基本需求得到满足之后,健康长寿的需求是否应该放在社会发展的第一位?能不能变为社会发展的动力?生命经济能不能成为一种经济模式?生老病死能不能被控制,能不能被部分地掌控,这会带出一个巨大的路径问题。华大基因成立时,我们就意识到生老病死的问题在于认知,需要从最基础、最前沿的科学认知和科学研究开始。这种科学研究是否能延伸到产业发展,就变成一个巨大的挑战。

这些年我们参与人类精子的计划,从中体会到用大数据的角度作为认识生命的新的切入点。这里所指的大数据,不是来自于互联网的数据,而是对我们生命每一个阶段的前景式描绘。这些数据需要采集,采集就需要大量的科研经费。我们从一个受精卵到一个胚胎,几十年上百年变化,还没有系统的数据。一个受精卵、一个单一的细胞、一个DNA,对一个生命某一个瞬间认识,世界上还没有一个计算机能够承担起来。

我们到深圳这几年,做得最风光的时候其实就是最大灾难到来的时候。美国从2012年开始停止向我们出售新设备,从2013年开始拒绝帮我们维修老设备,如果我们自己不能维修,设备就变成一堆废铁。2013年,我们在临床消耗性的材料价格翻倍上涨。所以,我们在认知生命的过程中,深刻体会到工具的重要性。从2013年开始到现在,我们从大数据的分析、人工智能化到应用,逐步将这一创新的链条建立起来,我们实现了科技技术研究和产业无分界的新的发展势态。

因为DNA双螺旋比较稳定,我们发现一个基因和疾病的关系之后,只要携带这个基因,就会与疾病有一定的关系,就可以进行一定的干预,所以我们所做科学,本身也是民生项目,也就与产业没有分界。

我举一个简单例子,实际上是科学和产业的双重问题。1997年,科学发现在母体怀孕期间九周十周的时候,就能发现母体血液里有大概1%-2%的胎儿细胞和胎儿基因。如果能对此进行检测,就可以找出胎儿跟母体有哪些不同或者有哪些疾病。

刚才我讲“贪生怕死”,因为生和死不能等。中国人的残疾人的数字一直在增加——8500万人,比贫困人群还要多。贫困人群中有很多很容易让它脱贫,但是残疾人怎么脱残?

生老病死问题涉及人类的根本需求。华大基因针对人类的根本需求,从认知开始、从大数据开始、从调整开始,最终的目的是造福人类,这一工作带来的产业前景和社会效应一定是前所未有的。华大基因的任务是跟大家一起抗衰老和延续健康,让大家体会科学技术为人类生命保驾护航的意义,体会全新的生活方式、医疗健康方式可能为未来产业发展和人类社会做出的重大贡献。

华大基因的发展经历了三个历程。第一个历程完全是科学驱动,如发表多少论文。第二个历程,最近两年我们考虑如何满足市场需求。第三个历程,我们希望满足普通人的内心需求——不让后代有出生缺陷,进行系统监测预防心血管病,进行早期检测、远离肿瘤。

让我们一起想象我们活到100岁的需要哪些条件,跟我们国家创新发展、跟人类需求驱动有什么关系,让我们一起来策划这个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