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人会活动 activity
发表时间:2017-07-09 来源:飞笛资讯
0
字体大小: 返回列表


源头创新始终是中国的一个大问题

过去十多年,处在追赶期的中国经济蓬勃发展,国内企业在模仿跟踪中努力从低端向中高端迈进,虽然也出现了像华为这样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企业,但源头创新能力并没有建立起来。

 

由于没能建立起源头创新的能力,这就出现了两个问题。一是在缺乏原创性技术和产品的情况下,产业规模不断扩张,造成了很多产业产能过剩,大而不强;另一个问题是,当走过了跟踪模仿阶段之后,再往前走找不到方向了。如何建立自己源头创新的体制机制,形成源头创新的力量,是目前中国产业发展最需要的。

 

当前,人工智能是源头创新的牛鼻子。中国源头创新百人会近年来逐渐把工作的重心转向了人工智能领域,力图通过聚焦相关的理论与实践,找到中国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的突破口。情况表明,人工智能的发展不仅带来技术本身的进步,也带来创新模式的重大转变。人工智能在知识上呈现出跨学科的特征,在产业形态上呈现跨行业的特征,在政府规管上呈现跨部门的特征。过往人们所熟悉的是开发式创新,如今连结式创新却显得更加重要。人工智能是中国源头创新的一次重大发展机会,与全球同行的合作互补共同进步将实现双赢。


政府是转型的关键

由跟踪模仿向自主创新的转型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从很多发展中国家的历程来看,真正能实现转型的并不多。中国是可能走过去的,关键要靠改革,涉及企业改革和政府改革,实践起来关键在于政府。

 

原则上讲,有什么样的发展环境,企业就会有什么样的决策。我们长期投资驱动的是跟踪模仿的发展环境,大多数企业不会去创新,因为知识产权保护不完善。要实现创新驱动的发展,关键是发展环境要变,由那些适合投资驱动的发展环境转向更加适合创新驱动的发展环境。这个转型政府在做,有了很大的进步。通过今年召开的十九大我们再往前跨进一步,我认为这是可以期待的。

 

从GDP的角度看,在投资驱动的发展阶段,企业所创造的GDP叠加起来就是国家产业的GDP,但是进入创新发展阶段之后就不是这样了,而是有竞争力企业增加的GDP减掉那些衰退企业、倒闭企业GDP之后才是我们的增量。因此企业被淘汰,职工下岗已经是一个常态,但是国家没有做好准备,带来的结果是大量的僵尸企业,退不出去。政府为了减少就业岗位的消失,导致很多企业有大量的人员转移不出来,整个经济转型创新发展遇到很大挫折,这就是生态问题。如果人工智能再大步发展,社会面临的形势可能会更加严峻。



中小企将填补源头创新与产业的空档

从大多数国家的发展过程来看,源头大多数还是在大学研究机构,对中国来说,我们的大学列入全球排行榜,创新能力也在增强,但是中国的产学研结合提了很多年,到现在仍然是一个没有完全解决或者说是没有很好解决的问题。让大学的那些大牌教授直接去搞产业化是人力资源的浪费,而应该让他们在源头上不断有新的进步,这样才能为我们的产业发展奠定更好的基础。

 

但是在源头创新和企业的产业化应用中间,是有一个空档的,这个空档该由谁来填充呢?

 

根据我多年的观察,中间这个空档就是科技型中小企业应该施展的空间,包括大学研究人才带着某些技术下海搞创新。这样的企业,背后有大学的背景,有大学前沿研究的技术支撑;同时追求把一个产业变成可应用的产品技术,他没有其他资产,所以因此他创新的动力最强,他创新的成本相对最低,需要承担的失败风险最低,所以源头创新必须关注中小企业,特别是科技型中小企业,由他们通过技术转化,把源头的创新转化成可应用的技术产品。我觉得这是很重要也是当前值得注意的问题。

 

我不主张每一个科技型中小企业都要做成IBM,做成谷歌,这是不可能,也是没有必要的。它在创新的过程中,每一点进展都有它的市场价值。中国在之前的产业追赶期造成了大企业崇拜的后遗症,相反对中小企业很忽视,甚至是歧视,未来政府对科技型中小企业的扶持应该加强。